温馨提示:手机版同步阅读,请访问网址m.smjb.net
笔趣阁 > 现代言情 > 情非得已,老公请放手! > 第八十四章:没有心的人!(6000)

第八十四章:没有心的人!(6000)

    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 npxswz    各种乡村 都市 诱惑

    子清吓得尖叫一声,从梦中惊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喘息着从床上坐起来,浑身汗淋淋的。

    气还没喘匀,一抬眼,就看到床尾站着的人,她吓得又低叫了一声……

    大哥…矾…

    他怎么会在这,什么时候来的,站在这里有多久了?

    子清不知道自己这一觉睡了有多久,这会,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,房间里没有开灯,光线并不强烈。

    她看不清秦炜逸脸上的情绪,只知道,他站在那,浑身散发着一股慑人的寒气。

    不由得又想起刚才那个梦境。

    心尖收紧,连呼吸都屏住了,两只手,紧紧地攥着身上的薄被。

    秦炜逸盯着她,不知是生病的原因还是做了噩梦,一张脸惨白得像张白纸,额前的发丝汗湿了,一缕一缕地贴在额上,眼角,还挂着未干的泪珠。

    这个样子的她,看起来像只受了伤的小白兔,分外惹人心怜……

    可他不会再心软。

    他刚才进来的时候,就听到她口中一直在哭喊着,“不要……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是那样急切而又无力,带着让人心碎的颤抖。

    这样的画面,深深地刺激着秦炜逸的双目。

    他仿佛又看到了那个刚踏进秦家,一脸写满害怕和受伤的小女孩。

    那么多个夜晚,她抱着自己蜷缩在床上,从梦中哭喊着醒来。

    好几次,将隔壁房间的他都哭醒了。

    那破碎的抽噎声里,带着满满地脆弱,跃进他的心上,像是有一只大掌在揪着。

    他不受控制地走进了她的房间,一下又一下地轻轻拍打着她的背,给她安抚。

    她似乎感受到了他的安慰,渐渐地,她的哭声越来越小,身体也不再颤抖得那么厉害……

    从那以后,每天看着她入睡,半夜再离开,似乎成了他的一种习惯。

    他自己都不记得,这个习惯一直坚持了多少年。

    直到后来,她渐渐适应新环境,渐渐长大,渐渐学会坚强,而他也在无意间知道了一些事……

    他们之间的距离才渐行渐远……

    秦炜逸意识到自己失了神,回过神来,良久,才冷冷地道,“韩子清你还会做噩梦?”

    一开口,语气里便满是羞辱和讽刺。

    子清浑身一颤,抿了抿唇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是做多了亏心事么?”秦炜逸嘲弄地轻笑一声,提步朝她走近。

    子清背脊绷紧,下意识地往后躲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没有再逼过来,只居高临下地睨着她,“韩子清,是不是在梦里,那些人都在要你偿命?”

    “你够了。”子清忍不住呵斥他一句,“如果你进来,只是为了羞辱我的,为了看我笑话的,你都看到了,我受到了我应受的惩罚,你可以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回来才不过两天而已,她已经疲于和他再为了五年前那件事无休无止地争吵下去。

    既然他不相信自己,那她索性就把这个罪名坐实好了。

    反正,在他心里已经给她定了罪,她说再多,都只是废话而已。

    “所以,韩子清你这是承认五年前那些事,是你做的?”秦炜逸眼神冷厉,盯在她身上,像是一把尖利的钢刀刺过来。

    呼吸又紧了些……

    “随便你怎么认为。”子清不想和他多说,掀开被子,小心翼翼地挪动着身体,打算去浴室里擦一擦,再换一身干净的衣服,刚才出了一身的汗,这会,黏在身上,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秦炜逸被她脸上那平静的态度,刺得寒眸一凛,心底滋滋地冒出一股怒火来。

    他真想冲过去,将她脸上那该死的情绪都撕碎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居然敢如此大义凛然的承认,她的心是石头做的吗?还是,她真以为,自己不会拿她怎么样?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,很好,他会让她明白,惹了他秦炜逸,算是她灾难的开始。

    tang

    子清才刚动了一下,身体一轻,整个人便被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秦炜逸没好气地吼了一声,又重重地瞪了她一眼,眼含警告。

    近距离的面对,子清才发现,他脸上的寒霜比想象中的还要重,像是覆着一层千年寒冰,连呵出的气体都像是淬着冰块,一点温度都没有。

    身体太虚弱,加上腿上还有伤,子清没有力气反抗,只一眼警惕的瞪着他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,秦炜逸又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秦炜逸收回落在她面上的视线,抱着她,大步往浴室的方向走。

    手上,她整个身体都是凉的,身上的衣服被汗水打湿。

    整个人就像是在水里泡过一样,一点生气都没有……

    她到底是做了一个怎样的噩梦,把自己吓成这样?

    在她心里,到底还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?

    是不是和那个男人有关?

    那个男人是不是也见过她这个样子,他是怎么做的?

    像之前的他一样,把她抱在怀里,轻哄,安抚吗?

    还是,那个男人用的方式比他更为亲密……

    一连串的问题从心底冒出来,让他呼吸越来越重。

    踢开浴室的门,把她抱进去,放在里面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子清没料到他会把自己抱到这里面来,怔了怔,这个男人难道有读心术,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?

    她却不知道,过去那么多年,在她惊魂不定的时候,有一个男人拧着热毛巾,守在她的床边,擦着她的额头,手心,脚掌……

    一遍又一遍……

    不知疲倦……

    直到她安心地睡过去。

    “在这老实的坐好,别乱动。”秦炜逸冷冰冰地对她呵斥一声,转身,出去了。

    那硬邦邦的语气,落下来,好像在数落一个不听话的小孩一样。

    子清不知道他想干什么,但还是乖乖地坐在那,没动。

    不一会,他便又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这次,手里多了一套衣服,她的睡衣,以前的。

    他把衣服放到置物架上,而后,又把盥洗池的水龙头打开,放满热水,扔了毛巾进去。

    还细心地搬了一张椅子放到洗漱台前,准备好一切,才转身重新走到子清身边。

    “谢谢,我可以自己来了。”不等他说什么,子清率先开口。

    脸上的戒备是那样显而易见!

    “韩子清,你以为我要帮你?”

    她真是想得太多。

    “不要磨磨蹭蹭的,动作麻利点。”身体还这么虚弱,要是再着了凉,她半夜一准要发烧。

    当然,后面这几句话,秦炜逸没有说出来。

    只凉凉地警告一句,带上门出去了。

    秦炜逸并没有出房间,而是,走到了房间的露台外,他背靠着阳台的护栏,一双眼紧紧地盯着浴室门口。

    磨砂玻璃门,浅浅地倒映着她晃动的人影。

    房间很安静,能听到她在浴室里哗哗地水流声。

    秦炜逸烦躁地点了根烟,吸了两口,夹在指尖,胸口的阴霾并未因此而消散一点,反而越积越多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……

    陡然,浴室里传来砰地一声轻响。

    那抹人影摇晃了两下,便消失在了视线里。

    秦炜逸寒眸一紧,手里的烟往护栏上一摁,动作太猛,指甲被刮破,他也毫无知觉,只大步往浴室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“韩子清,开门,怎么了?”他锤门,声音巨大。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里面久久地没有回声。

    该死的!

    秦炜逸低咒一声,咬了咬牙,“韩子清,说话,不然我踹门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进来,我没事……”虚弱的声音夹着一丝焦急从门缝里传出来。

    听到她的声音,秦炜逸揪紧的心,稍微放下了些,但眉头还拧得紧紧的,“你开门。”

    他冷着声音要求。

    “我还没好,再等一会。”

    都这么久了,她到底在里面做什么,刚才那道声音又是什么发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再给你两分钟,你要是再不出来,我就踹门进去了。”秦炜逸也懒得再和她啰嗦,直接道。

    “十秒过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晕……

    他话音才刚落,就十秒过去了,他的时间会不会走得太快了些。

    “还有二十秒!”秦炜逸在门外倒计时。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马上就好了……”子清简直无语,胡乱地套好衣服,又看了眼镜子里的自己,确认没有什么不妥,才撑着琉璃台面,走了几步,把门打开了。

    她撑在浴室的墙面上,一张脸因为刚洗过,而显得越发娇小剔透,一头柔顺乌黑的秀发,扎成丸子头松松垮垮地,那下次你来,陈妈我就烧三个菜好了。”陈妈佯装生气地故意唬他。

    陈妈和家里的几个小辈关系都很好,他们待陈妈也很亲切,一点都没有主仆之间的生分和间隙。

    秦昊添听了陈妈这话,连忙谄媚地跑过去抱住她的肩膀,在她脸上亲了一口,“陈妈你最好了,我最喜欢吃你做的菜了,简直一流,外面那些大厨和你简直没法比。”

    秦昊添在这个家是最没规矩的。

    他虽然不在枫林苑生活,但小时候,几乎天天泡在这边。

    他也算是被陈妈一手带大的。

    见他这个撒娇的样子,陈妈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一旁的子清见了,也有些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这三哥都是二十好几的人了,怎么还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似的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一个大老爷们还放嗲,你也好意思,吃过饭了么,没吃,就坐到这边来吃。”秦炜逸看不下去了,指着自己手边另一边的空位对他发话。

    “我去给你拿碗筷。”陈妈连忙去厨房拿碗。

    “我坐妹妹旁边。”说着,秦昊添拉开子清旁边的空位准备坐下来。

    “坐这!”秦炜逸强调一句,不容置喙。

    秦昊添抬眼朝他看过去,触到他眼神里的警告。

    蔫了,乖乖地放开椅子,到子清对面老实地坐着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这是典型的暴君行为,只许州官放火,不许百姓点灯。”秦昊添坐在位置上,觑他一眼,不满地嘀咕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,他们只要稍微对妹妹走得近一些。

    大哥总会出来搞破坏,这也不许,那也不行。

    每次和妹妹玩,还必须隔着好几米的安全距离。

    连去主宅吃饭,坐位置都不让他和二哥坐她旁边。

    简直,残暴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秦炜逸对他的话置若罔闻,仿佛一点也不介意他这么说自己。

    秦昊添瘪了瘪嘴,不再去看他那副扑克脸。

    陈妈拿了碗筷过来,秦昊添接过来,兀自加了个大鸡腿咬起来,一边吃,一边看着子清问,“妹妹,你什么时候来的,怎么没通知我,我好去接你啊。”

    “刚过来没多久。”子清本是吃得差不多,打算不吃了,但看着秦昊添那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,顿时觉得,食欲也好了些。

    拿起筷子,又吃了起来,一边吃一边同他说话。

    像小时候那样……---题外话---还有一更!晚点来刷!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 npxswz    各种乡村 都市 诱惑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smjb.net 
手机版阅读网址:m.smjb.net